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廉洁文化 >> 美文鉴赏

【人间草木】渊明元是菊花精


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20 08:06


菊花,常常被文人用来表达自身的高洁。屈原就有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之句,以服用高洁的菊花比喻自己的修身洁行。历代都有文人学士歌颂菊花,或歌颂菊花的凌霜不凋,或歌颂菊花的恬淡自处,但陶渊明的菊花诗,却是无人能出其右,一句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就将菊花这一植物,划入了自己的领地,有诗言:“陶公没后无知己,露滴幽丛见泪痕”(罗隐《登高咏菊尽》),可见陶渊明与菊花渊源之深。

  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这一句诗,出自《饮酒》(其五)。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

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
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

此中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。

  这首诗的情景意,大概可以用“偶然无心”来表示。采菊是偶然的兴起,东篱有菊,遇而采之;见南山也是无心之见,转转悠悠,忽见南山;此时飞鸟偶然飞过,茫茫然中蜕化出无限诗意,投射着陶渊明在解脱世事纷扰之后精神获得归属依托、一片宁静欢畅、怡然自得的心情。

  陶渊明之前也有人采菊,西晋陆云言“思乐芳林,言采其菊”(《失题》),东晋袁宏有《采菊诗》,王羲之有《采菊帖》,但直到陶渊明,采菊才独绝千古。从此之后,提到采菊、东篱、南山,就联想到了陶渊明。陶渊明之后也有人采菊,唐代戴叔伦言“采菊上东山,山高路非远”,南宋陆游言“采菊还挼却,空余满袖香”。但许多采菊诗,话语之中难离陶渊明,如南宋王十朋《采菊图》,首句便写“渊明耻折腰”,描写的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的图景;张栻的《采菊亭》,首句是“陶公千载人”。杜甫《秋尽》言,“篱边老却陶潜菊”,更是直接而明确地用陶潜菊来指称菊花。杨万里有一首《赏菊》诗这样写道:“菊生不是遇渊明,自是渊明遇菊生。岁晚霜寒心独苦,渊明元是菊花精。”将陶渊明直接视为菊花精。这样的荣誉,无论是陶渊明还是菊花,大概都愿意吧。

  无疑,陶渊明成了菊花的知己。他爱菊花的色彩,“秋菊有佳色,裛露掇其英”(《饮酒》其七);他爱菊花的芬芳“芳菊开林耀”(《和郭主簿》其二);他爱菊花的傲骨,“怀此贞秀姿,卓为霜下杰”(《和郭主簿》其二);他也爱菊花的药效,“菊解制颓龄”(《九日闲居》)。他对菊花的方方面面都表达了欣赏的态度,用饱含赞叹的情感去诗意地描绘,这个知己做得很彻底。

  陶渊明已经成为一个永远不会令人厌倦的话题,文学家不断地吟咏他、使用他的典故,画家们不断地描画他,而无论诗词还是画作,都缺不了菊花。菊花,是陶渊明人格的显现与象征。可以这样说,陶渊明将菊花人格化,将菊花素雅、淡泊、高洁、悠然的形象与自己的志趣自然结合,而掀起了后人将菊花视为君子之节、逸士之操的风潮。陶渊明之后,东篱之菊就成了君子之花,代表着孤标傲世,代表着疏野顽强,更代表着隐逸安闲、返璞归真,成为古今文人用来寄托情怀、抒发己意的经典意象。(转自:中纪委网站)